王志纲工作室微信二维码
王志纲工作室
微信号:wzggzswx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中文
ENGLISH
打造中国最好的战略思想库
对话
《时尚先生》专访:what I‘ve learned from 王志纲
《时尚先生》 2013-08-28

编者按不?#20204;埃?#26102;尚先生》主编李翔先生对王志纲先生进行了专访。在王志纲看来,“时尚”不仅指衣着和打扮的光鲜度,更多的是指思想的前沿度、事业的知行合一度以及人生价值的实现度等。随后,《时尚先生》以“what I've learned from 王志纲”为标题刊发了专访。


(一)玩票才是最高境界

王志纲,1990年代前后最知名的中国记者之一;从商后在地产圈内以首富制造者闻名。

玩票才是最高境界,孔子说过一句话,知之者不如好之者,好之者不如乐之者乐之才是最高境界,就是票友。

现在人们都在追求时尚、追求表面的东西。影视圈里我遇到的所有投资人都说,什么都不缺,就缺好剧本。我说既然什么都不缺就缺剧本,为什么没人去做剧本呢?#31354;?#23601;是一个悖论,它是一个下地狱的活。剧本剧本,一剧之本,剧才是本,为什么没有人去做本而是热衷末呢?因为这个时代太泡沫化了,谁都想取巧,走捷径,选择光鲜的生活。

其实生活就是这样,当人们都选择光鲜的生活,生活就不光鲜了。很多人都选光鲜的东西时,一个人只要沉下心来敢于下地狱,那出来?#21496;?#20102;不得,就是稀缺资源。

80后这代人,我?#37096;?#20986;来了,他们是痛并快乐着,乐此不疲。我儿子是个记者。春节的时候为了赶一个稿子都虚脱了,累了一两个晚?#31232;?#25105;说既然这样你还干这个做什么?是不是很痛苦啊?他说痛并快乐,我?#30340;?#23601;?#35805;?#27861;了,这是?#21592;?#20102;撑的。像他们这代人起来以后你别小看,当他们真正对这个乐此不疲的时候,金钱打不?#39038;?/span>

当很多人所追求的名利、地位和虚荣都打不?#39038;?#30340;时候,可能中国就开始产生大师了。

过去很多作家比如托尔斯泰啊都是大地主、大庄园主,这种背景下反而从容淡定,能出传世之作。早些年中国不少的作家可能就是为了改变命运,写啊写啊,写得满脸沧桑,甚至为此赔上生命。我曾跟很多作家聊过,包括陈忠实,他们还不接受我的观点。很多人把文学当作最大的风险投资,后来成为所谓的厅级干部,?#23380;?#26377;了,车也有了。

陈忠实也罢、路遥也罢,早期都属于代课?#40092;?#36825;个层面,就是社会最底层的知识分子。现在的人已经不可能有那?#24535;?#31070;了,就像普罗米修斯盗火种一样,是用自己的骨头当作火炬,做不到了。但如果这些人真的不被生活所累,真的到了乐此不疲的时候,反而能真正做到超然、超?#36873;?/span>

其实对于子女的教育,最根本的就是家庭环境。家庭环?#36710;?#20013;最真实的还是言传身教,爹妈是个虚伪的人,可能孩子要么虚伪,要么就会变成造反?#26705;?#23601;?#30340;?#26159;个混蛋,我要当革命者。我也见过一些人,拼命地想当官,当时我就很奇怪,为什么要对当官如此乐此不疲?后来我才明白,他是小官宦家庭长大的,他爹可能就是一个科长,或者一个处长,在那?#21482;?#22659;长大的,对于那?#21482;肪车?#30196;迷就是这样。

?#26377;?#25105;就让两个孩?#26377;型?#37324;路。同龄人里没有人?#20154;?#20204;见识更多。他们十八岁?#26696;?#30528;我在全中国旅行。?#20040;?#26159;见多识广、阅历丰富,坏处就是广而不精。他们跟着我遇见过华国锋,见完我说这是华国锋,他不知道华国锋是谁,现在长大了才知道,哦,原来是华主席啊。包括现在中国的很多商业名人,杨国强、黄文?#23567;?#21556;亚军、那些老板他们小时候就经常见。

他们爷爷、姥爷两边都是文化人,对文化非常看重。这让他们对商人一直都是不屑的,后来才懂得不要简单地否定商人。

要善于与狼共舞、与商人打交道,而且要会当披着狼皮的羊,你跟狼在一起,但心里是羊就行了。我就是披着狼皮的羊,虽然跟狼在一起,但是内心里还是羊的习性。

我们老家有句话,人在外要吃得亏,打得堆,就是一个人能吃得了亏,大家就能够在一起相处。我跟儿子说,你的家庭条件可能?#32570;?#20154;好得多,所以在外面要大度一?#24726;?#21507;?#39592;?#30528;埋单,这是吃不穷的。

我同商人无缝对接二十年,应该说对商人有很深刻的了解。在我的《第三种生存》这本书里,第一句话就是老板不是人。他们都吓了一跳。我说他们的眼睛是铜钱做的,看到的永远是白花花的银子。他们的鼻子像鲨鱼一样,能够闻到暴利的血腥气味,当他们闻到哪里有受伤的猎物就会像鲨鱼一样张开血盆大口扑过去。他们的耳朵是什么样的呢?纳斯达克和纽约证交所任?#25105;?#28857;金属之声都逃不过他们的耳朵。他们是最大的实用主义者,他们相信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,为了利益就算是祖上的冤家也可以化干戈为玉帛,为了利益就算是再好的朋友也可以撇在一边

有一天接到一个电话,一个老板说,他买了八百本《第三种生存》四处送人。我说:这不是骂你们这个阶层的吗?他说:骂得太好了,骂得太绝了,骂得我心服口服啊。这个人是谁呢?原来哇哈哈最大的对手、广东?#32844;?#27663;的老板。

其实我骂这些商人并不是要彻?#36861;?#23450;他们,只是要剥掉他们的外衣,把他们的本质讲出来。最后我还是肯定他们的,肯定商人的力量和商业的力量。他们冷酷、他们理性、他们追逐利益、为了利益可以六亲不认,但在最后其实是推动了这个社会的前进。你可以不当商人,但你要理解商人,而且你要善于跟商人共处,与狼共舞

到了一定年龄之后就会改变对于问题的理解。孔子?#31561;?#21313;而立、四十?#25442;蟆?#20116;十知天命,六十耳?#24120;?#19971;十?#26377;?#25152;欲不逾矩。我快要六十岁了,能听进去很多意见,现在我看很多问题都是踩在边缘线上,但肯定?#25442;?#20687;一些商人那样耍奸耍滑。你做什么事情都要有底线。

商人是个很功利的群落,你不要指望和他们成为朋友,他们只有到了最困难的时候才会来求?#24726;?#27809;有困难他求你干什么?每天有多少人簇拥着他?他们的骨子里是想当百兽之王的。每个老板的心里都有一头熊在咆哮,都想当狮子王,特别是那些所谓的行业大佬都想称王称霸。万般皆下品,唯有老子高。大家都围着他转,凭什?#27492;?#20204;要拜在你王志纲面前?#31185;?#20160;么像刘皇叔一样三顾茅庐?#31185;?#20160;么把你称为王?#40092;?/span>,围着你转?因为你能带来巨大的利益。

记得我那本书(编者注:《第三种生存》)要出版的时候,一个部下?#30340;?#36825;样得罪了所有客户,生意还从哪里来?我说我之所以敢这么写,是因为我是稀缺资源。商人是很实际的,马克思早就说过,“有百分之十的利润,?#26102;?#23601;?#26469;?#27442;动了;有百分之百的利润,?#26102;?#23601;忘乎所以了;而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,那么上?#24066;?#26550;的事都干得出来?#34180;?/span>

弱水三千,我只取一瓢饮。他们是会算这个帐的。黄文仔的?#26412;?#26143;河湾项目我取了多少?记得项目成功后他请?#39029;?#39277;,我打趣说:黄老板,你真是商人啊,我们?#21015;?#33510;苦帮你三年把这个项目做成了,你赚了大钱,而我从你这里收的钱为买你的房又让你?#35805;?#36186;回去了,什么财智时代啊,做?#25991;兀?#37027;是文化人自己宽?#23380;?#24049;的,还是财富时代、商人时代。然后他就哈哈大笑。

商人存在的就是追逐利润,我的价值追求是另外?#25442;?#20107;。我只是个票友。黄文仔这个人能干成事,能把我的智慧变成现实。另外?#26412;?#32570;少好产品,需要一个样板田,让那些?#25442;?#21561;牛皮说大话的大炮,知道什么叫做好东西。好?#23380;?#26159;会说话的,通过好东西可以推动?#26412;?#30340;城市化和人们的居住水平。我也需要通过这样一个?#25945;?#21578;诉?#26412;?#20154;我们来了。否则大家认为你在广东能玩得开,在?#26412;?#23601;玩不开了。

金钱只是一个结果,三百万、五百万是无所谓的,那个时候黄文仔天天陪着我打高尔夫球。我把他的公?#26696;?#25104;了迷你高尔夫球场,他成天陪着我。为什么要陪着我?#31354;?#23601;是商人的特?#24726;?#21482;要你能给他赚到利润。但是一旦商人成功以后你赶快走开,他不找你你就别找他。

过河拆桥是商人的本性。很多人作怨妇之状,我觉得可笑。如果你有这个本事?#22270;?#32493;前进,走在他的前面不就行了?

我对人性看得很清楚了。有句话传得很?#24726;?/span>我们是火箭送?#20332;巧?#36712;道,十五年前我就说过这句话。哪个火箭把?#20332;?#36865;上太空之后还抱着?#20332;强?#26395;和它一起在轨道上运转的?那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,你的任务就是自动脱落。

你知道王健林是怎么找我的吗?给我打了好几次电话。刚开始我不想理这个事的,还跟我?#19990;?#20065;。我说:我们怎么是老乡呢?他说:我们都是四川人吧。我回答:我不是四川人,我是贵州人。他又说:听?#30340;?#29240;是四川人。我说:。他说:那就是老乡嘛!后来我去了他的万达广场。商人是考虑得很周全的。他把几个大老板都请来了,黄光裕、郭广昌、还有泛海的卢志强。

王健林这个人很厉害。当出现根本性问题的时候就会?#37096;?#25152;有的一切,直接自己来解决。他来找我的时候就说:志纲兄,我可以先打几百万过来,咱们把事情做了,我们以后还希望合作三年五年。后来还出了一个笑话,我们的财务傻乎乎的,天天追我,说是要把发票给?#24605;遥?#19981;开发票这个钱就是不义之?#30130;?#27809;法做帐。搞得我三次问王健林:财务怎么天天追着我说要给发票?王健林问:什么发票?我说: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事后才?#20174;?#36807;来,王健林为了加快项目节奏,摆脱大企业病的?#25176;В?#20174;自己的私人账号直接打出来的钱。

这很有意思,商人的成功是有他的?#35272;?#30340;,平时他可以睁只眼闭只眼,但是关键问题上自己肯定要把握。

我从来不指望商人感恩,哪有什么感恩?我只唱《国际歌》,不唱《东方红》,这是贯穿我一辈子的哲学。国际歌是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,也不?#21487;?#20185;?#23454;郟?#35201;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。《东方红》就要倚仗于人类的大救星

要不断地领跑、不断地超越,慢慢地就会在江湖?#38386;?#25104;一个神话。

我坐在这里,老板大多会过来拜访我,我原则上?#25442;?#21435;老板的公司跟他们见面。他们?#30475;?#36807;来都问:找你们太难了,怎么像搞地下工作一样?你们怎么不把买卖开大一?#24726;?#26159;怕钱砸你吗?他们就是不明白,我基本上就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?#22330;?#20320;?#25954;?#26469;,我经过甄别以后确认你这个人能扶得上墙,大家又很愉快我就跟你合作。如果不是这样,在商言商我毫无兴趣。


(二)一种刺激着我的力量

我当记者的时候?#24605;?#21483;我记者王,当时名声的确很大。我?#40092;?#24456;多那个年代几乎所有的大佬,比如健力宝的李经?#22330;自?#23665;的贝兆汉这些顶级企业大?#23567;?/span>

离开新华社之后,有两年是很痛苦的过程。就是高台跳水转型。

我决定离开新华社的时候,有段时间天天在广东从化骑马荡舟吃野味。那段时间心里是很痛苦的,我在?#32610;?#25105;的下一个生活方向。大的方向没有变,但是具体的?#32478;?#21464;了。我的自尊心太强了,我离开新华社的时候很多人都在传,说了一些很难听的话,说王志纲原来那么牛就是?#31354;?#20010;牌子,离开这个牌子他就完了,甚至有人断言以后我还会用新华社这块牌子?#24184;∽财?/span>

为什么叫做王志纲工作室?我的自尊心强,特别敏感,既然离开?#21496;?#19968;刀切,就用王志纲三个字,跟之前没有关系。到今天为止跟我打交道的百分之九十九老板,根本不知道我以前是干什么的,根本就不知道我的历史,我也不想讲。

当时离开的时候给自己设计了一个头衔,叫做?#26434;?#25776;稿人“独立制片人?#34180;?#24066;场策划人?#20445;?#19977;位一体。我希望通过撰稿养家糊口,这个本事还是有的?#26705;?#36824;有一个是独立制片人,因为我爱好影视,就想拍片子。第三个是市场策划人。第一个是能够?#21592;?#39277;的?#22351;?#20108;个是前进一步的,当时我拍?#23435;?#20845;个片子,觉得很有感觉,还想继续往下走?#22351;?#19977;个市场策划是想探索这个未知的领域。

有一次我拿名片给一个老板,那个老板看了之后就说:要独立、要?#26434;傘?#35201;发?#30130;?#21704;哈,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?不当孙子能发财吗?但是现在我见到他,他就说王大师啊,你是对的,要独立、有?#26434;傘?#24471;发?#30130;?#21704;哈!

后来无意当中发掘了窦文涛。当时我做片子成本有限,我要扮演评论员,得找一个主持人,说白?#21496;?#26159;找个话筒架子。他们给我推荐了中央台一个当时很有名的主持人。我把他的节目调过来看。我说不行,这个是小白脸,而?#19968;?#29275;皮哄哄的要价很高,我成本有限。我这一辈子就?#25954;?#25552;携新人,不?#25954;?#29992;那些自以为是的。我认为就像牛初乳一样,牛最好的奶是牛初乳,奶出多?#21496;?#19981;行。这个小孩出场费要一万块钱一期,不行,我找新人。找谁呢?后来有人推荐就说,珠江广播电台有个武汉大学分来的小子不错。我就把?#23478;?#25214;来听了听,结果是?#19981;?#27573;子的,打擦边球,讲一些色而不淫的东西吸引你们收听。我看这个小子吐?#26234;?#26970;、语调?#21738;?#24863;觉可以,叫来见见。就是窦文涛。后来?#22836;?#29616;这个小子真是厉害,用他用对了。

这个节目就是《老板,你好嘢!》,一个晚上可以做五个老板。这个片子播出之后轰动了整个南中国,创造了一个收视记录。当时广东人只看香港台,那段时间全部转过来看广东台,那是当时广东台开台以来的最高收视记录。

我离开新华社跟碧桂园的杨国强合作三年告别的时候,他说?#21496;?#35805;:王?#40092;Γ?#25105;们两清了?#21834;?#36825;句话的潜台词是我们谁也不欠谁的了。包括都说好了碧桂园学校给我的孩子是免费的,后来也变卦了。一事一议,决不记情,这就是商人。

就是这种力?#30475;?#28608;着我,我后来帮助星河湾,杨国强又要重修旧好。我就扔下这么一句话:要珍重知识,?#27425;?#26234;慧

所有的商人都是功利的,昨天你的利用价值是记者,他?#40092;?#30340;是记者王,你能呼风?#25509;輳?#33021;给他省掉广告费,这是很实际的。他的失误在于不知你废了新闻武功后还能再生出其它功夫。

我这个人还有一个特?#24726;?#23601;是从来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,从来不拣便宜。当然,还要自身功力强。

我很?#23633;?#36825;个时代,我活一辈子相当于别人的几辈子。我爷爷以前是大?#21487;穡?#25105;爹大学毕业从事文化和教育,其实我是把几千年承上启下的都经历和跨越了。

说得难听一?#24726;?#25105;们这些人都是过?#23578;?#30340;人物,在为时代承上启下,通过承上为后来的人启下,也让他们少走弯路。说得好听一?#24726;?#21487;能五百年以后我们的故事也是个传奇。今天单单把自己的故事讲给别人听,别人都不相信,编都编不出来,等到五百年、一千年之后,那是多精彩的故事啊。

我非常讨厌别人把我当商人看,这一点上我很敏?#23567;?#23601;是那句话,金钱只是顺带的结果。从这一点讲我不是商人。商人应该是利益最大化的,这才是商人,我不是。

我想做的是战略思想库。中国人搞战略思想库,一类是?#30475;?#29031;搬美国模式,但在中国没有市场。因为美国的战略思想库是不需要挣钱的,有美国的大?#26102;?#23478;支持和国家委?#23567;?#20013;国人学的结果就是养?#25442;?#33258;己,死掉了。另外一类就是?#30475;?#24066;场化的机构,但是又涉及到另外一个问题,?#30475;?#24471;看别人的眼色行事。没有?#24039;?#29420;立哪有科学决策?

你可以说我是既想当婊子又要立?#21697;唬?#20294;是我们在探索一条道路。我的兴奋点还是在于宏观和中观的问题,是比较超前的战略性问题,要植根于中国的现实。我们肯定要有委托,委托人有可能是商人,也有可能是国家和政府。

这二十年让我感觉最?#38498;?#30340;是,前十年我教会了老板购买知识产品是要交钱的,而?#19968;?#35201;交大钱;后十年我教会了政府购买知识产品是要交钱的,而?#19968;?#35201;交大钱。我们的委托人包括很多省市一级的政府。全中国都开始懂规矩了,这也是我们做的?#27605;住?/span>

我们的战略研究院也在研究迈克尔·波特的理论和模?#20581;?#25105;?#22836;?#29616;中国人有个毛病,就是觉得洋人的东西就了不得。我觉?#27809;?#36763;格说得非常好,美国人和中国人的思维?#32478;?#23601;在于美国人是下国?#27663;?#26827;,中国人是下围棋。国?#27663;?#26827;每一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。中国人不是,下围棋只有最后收盘的时候才能看出来胜负。

中国需要很多创新和创造,直接从国外移过来是不行的。迈克尔·波特的理论在美国那种定量化的文化下,一个?#26082;?#30340;定位是有存在价值的,但变成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理论,就会出现问题。波特自己的咨询公司不是?#37096;?#20102;吗?

中国人不是这样的,中国太复杂了,中国是在一个没有航标的河流上行驶,有没有规?#26705;?#26377;,但绝对不是美国人的规?#26705;?#36825;是我们跟他们最大的差别。

中国以后真正的奢侈品洗牌就要开始了。中国的奢侈品从哪里破题呢?#21051;?#29943;估计是个重要的?#40644;?#21475;。

我们有句话叫做非新勿扰,不是新的你别找我,因为是新的,大家都很陌生,我们反而具备了?#25856;疲?#22240;为你总是在准?#31119;?#26426;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。

我当记者的时候,很多建议受到了中央的重视,包括关于特区的完善、关于沿海和内地、中央和地方的矛盾与冲突是怎么回事。当时觉得自己是个专家。但是等到二、三十年回头再看,开句玩笑,演戏的人是疯子,看戏的人是傻子,写戏的人是骗子。如果人生是个舞台的话就是这样。那你是什么呢?我说我曾经当过写戏的,也当过傻子,但现在我是一个舞台监督,我站在第三方可以全部看清楚。舞台监督从演员的演出到观众的表现再到写戏人的效果一目了然。原来也不是记者当得不好,而?#19994;?#26102;都是很有针对性、很积极的,但那个时候的成就感是很简单的,只要是被采纳、变成中央文件,革命就成功了。但其?#36947;?#26368;后的改造还有十万八千里。

我的印象很深,当时的总理说过一句话,学者总想使他的研究成果被政治?#20063;贍桑?#20174;而流?#35760;Ч牛?#32780;政治家却要为后果负责任

跟商人也罢,跟官员也罢,就是人一走茶就凉,你求我帮?#24726;?#24110;了之后一刀两?#31232;?#19981;少商人、官员为表示亲热,会主动把?#21482;图?#37324;电?#26696;?#25105;。我就好笑,我从来没有主动给他们打过电话,从来不主动联系他们。这可能是我的一?#32622;?#30149;?#26705;?#20294;也是一种独特的?#32478;健?#19968;辈子都有这么一个万事不求人的毛病,特别害怕求人,太敏感了。

当时我已经在广东分社三年了,与爱人两地?#24535;?/span>。有一次跟卫生?#24535;?#38271;开会,我就讲到了这个痛苦,他说可以考虑。后来广东分社的领导就说:小王啊,要抓住机会啊,不能答应?#21496;?#23436;了。甚?#20004;?#35758;我送礼,我想麻烦了,送什么礼啊?家徒四壁什么都没有,最好的东西是一瓶洋?#30130;?#21035;人送的一瓶蓝带,六百块钱。当时就穿个短袖短?#24726;?#25343;个报纸?#35805;?#23601;去了。广东的雷阵雨说来就来,我闷着头往他家跑。门推开进去一看,一屋子都是人,?#33267;?#24377;拿出来不是,不拿出来也不是。我就往厨房里面跑,他老婆就追过来:王记者,怎么回事?我满头是水地把蓝带拿出来,她说:什么意思?什么意思?我说:没?#26053;?#20107;,这个我也不喝。放下就跑。

我的确觉得我有做记者的天分,而?#19994;?#26102;我有个人生目标,就是想当中国的李普曼。年轻时我看完《李普曼传》以后感受很深,觉得一个人作为第三种力量能够推动社会、推动历史,连总统都要来拜访他,很了不起。我觉得我真有这个潜能。但是后来为什么?#29260;?#20102;这个职业?我走的时候当时《南风?#21834;?#24635;编秦朔跟我做过一个对话,叫最后的江流。我最后拍的一部片子叫做南方的河,里面有这么一句话:当珠江经过漫长的流?#39542;?#20837;大海以后,这个江流从?#21496;?#28040;失了。所以是最后的江流。其实我讲最后的江流就是讲我自己。本来我是想把记者当成一个事业来干的。

当时我有一个武器,就是内参,可以把中国的很多尖锐问题摆出来。但是到了后来,有一段时间?#30340;誆我?#35201;遵循主旋?#26705;?#36825;时候记者就没法当了。

1992年时我还提出过一个建议。当时新华社要提拔我,我坚决不当那个官,在我看来那就是生产队队长。但是不当官怎么办呢?#31354;?#26159;传统体制,要么就当官,要么就当记者,写那些毫无意义、毫无价值的东西。当时我对新华社还有点感情和念想,我就跟老社长?#34385;?#25552;出来:?#34385;?#21516;志,我们要与时俱进,其实?#25945;?#21482;是手段,不是内容,新华社应?#20040;?#21150;一个电视台,如果有这个想法的?#26696;?#25105;一个授权,我肯定能办出一个超过中央电视台的台来……”。他说可以考?#21069;?/span>。当时李瑞环管意识形态,李瑞环也说可以考虑,可以从中央电视台划个频道出来,为此我还准备了两年。后?#20174;?#19981;行了。?#35805;?#27861;了,就离开吧。

我离开新华社的时候提出了三个不来往:第一是跟之前?#40092;?#30340;企业家不来往,第二是跟采访过的官员不来往,第三是跟熟悉的媒体不来往。因为我必须要自绝于他们,否则是很?#38480;?#30340;,等于是落地凤凰不如鸡,跟他们打交道像求施舍一样。所以需要浴火重生。见到他们的时候原来的王志纲已经不在了,一个新的王志纲出来了。

一个记者一定要永远保持孩童般的好奇,如果不好奇就干不了这个行当。现在?#21482;?#19978;的微博、微信我也在了解,就是一种好奇。另外要保持一种哲学家的思辨,还要保持一种历史学家的理性。我们不能听到风就是雨,严谨很重要,所谓大胆想象、小心求证。


(三)整个中国是很好玩的,我们是躬逢其盛

如果精英指的是鲁迅所说的民族的脊梁,这种人应该是在企业?#19994;?#20013;。任正非这些人是了不起的,虽然我担心他退任之后,华为能不能?#26377;?#19979;去。尽管我不是很?#19981;?#20182;,但这个人是很了不起的。另外一个搞实业的人,李书福,他能?#22351;?#35206;国有企业几十年都做不好的汽车业,甚至把外国企业收购了,是很值?#20204;张?#30340;。还有哇哈哈的宗庆后这样的老知青,一个骑板车的能通过做水做成中国首富。

有些商人,我开玩笑说,掌声响起来,他很害?#26053;?#25484;声,他是为掌声而活,生怕你忘了他。就是营销、营销、营销,通过最小的代价达到最大的效果。

作品是什么? 有些人想追求完美,希望做到百分之百的完美再出来作品,我是一边走一边唱。先完成,再完美。现在我已经出了十五本书,在我看来这十五本书都是建筑材?#24076;?#31561;到一定时候我就有条件盖这个?#23380;?#20102;。至于?#23380;?#24590;么盖,现在我是五十八岁,距离六十五岁还有七年,这七年时间里我就在过?#26705;?#19981;断地超脱,让我的员工成长起来。

我想做一些带有概括、提炼、总结的规?#23578;?#30340;东西,摆脱现有的功利性。我想写一本书叫做《战略之道:?#32610;?#24517;然》,当下可能就卖三五千本,但也许过了一两百年还有人会?#25954;?#30475;,那就是有价值的。这个时代给了我这样一种可能和机会,把它提炼好、概括好、总结好。

我还希望跨界,我一直有这个愿望,?#32435;?#19968;部真正的《中国往事》,把我这一生的体验和探索最后浓缩在一个点上,然后以电影的?#32478;?#26469;表现这样一个野蛮生长、惊天动地的时代。

八十年代太有趣了。它很贫寒,但不贫穷。衣服是有穿的,饭是有吃的,但是穿不好吃不好。每个人的精神都非常丰富。山也美水也美,那是一个充满?#35044;?#30340;理想主义年代。邓小平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,给?#23435;?#21488;上的所有人一种可能,去展现自己、去?#22836;?#33258;己。那是一个?#31354;?#24180;代,很伟大很?#31354;媯?#37117;渴望中国好,只是早产而?#36873;?#37027;时人性没有现在?#22836;?#24471;这么充分。现在这种人性?#22836;?#24050;经到?#23435;?#20197;复加的地?#20581;?#37027;时每个人都很美好,虽然?#31354;媯?#20294;是?#23383;傘?/span>

九十年代是一个泥沙俱下的年代。所有的人都失去了方寸,这是很好玩的。特别是邓小平南巡之后。

九二派算什么?什么叫下海?我才叫真的下海,我下海是不系安全带的,光着屁?#21830;?#19979;去。有些九二派是先把船打造好了,这边下海那边就上船。还有些人是想当官的,后来碰了壁当官无望被迫下海。真正的下海是高台跳水,我们就是这样的。

不过九十年代也挺好,每个人都在探索,特别是整个中国面临知识分子商人化1993年之后就是一个?#28304;?#30340;过程,很有意思,中国很多人淹死了,很多人逃回岸上来了,包括《人民日报》和新华社有很多下海的,最后都逃上来,求爷爷告奶奶请求组织把他接收回去。

整个中国是很好玩的,我们是躬逢其盛。

现在的社会都是浅薄化、平面化的,追求的是一瞬间爆红。这是转瞬即逝的,包括现在中国好声音也罢,湖南卫视搞的那些东西也罢,节目成功,得到一些票房但很快就会过去。这个时代的确是个易碎品时代。

中央电视台请我去跟易中天对话,我是作为神秘?#20266;?#20986;场的。我一出?#27492;?#23601;说:哇,志纲兄,是你啊!我就说老易啊,你用不着再问我怎么赚钱了?#26705;?/span>我之所以如此调侃是因他在未爆得大名前,一次在论?#25104;?#26366;对我说:志纲兄,你是我们中国知识分子的?#26223;?#21834;。随后问我怎么才能用知识赚钱。

人海茫茫,大家都是黑暗中的舞者,照射的灯光就是名利之光,当它照到谁的时候观众就看到了他,这个?#21496;?#26159;明星。但是灯光是会移动的,被灯光照亮的可能是?#20197;?#20799;,没有照住的可能就是失落者。在这个过程中,当灯光要转换的时候,瞬间照到一个周杰伦,可能在黑暗中舞跳得比郭富城还要好,灯光要移走的时候台下的观众不干了,不准不准,灯光只好把她锁住,一个明星就如此诞生了。这是舞台、灯光和观众的关系。大家都是明星,有些?#21496;?#21464;成了流星,有的?#21496;?#21464;成了恒星。流星本身有?#20197;?#30340;因素,但恒星是必然的。

我跟易中天说,中央电视台是一个超级名利场,也是一个?#20332;?#21457;射台,这里每天都在把各种动物发射到太空?#20808;ィ?#20294;是为什么很多人还只是猴子,你却成了齐天大圣?

我已经不太在乎谁知道我或不知道我了。有的时候我跟他们出去,也会有一些粉丝冒出来,把我认出来,然后拿出一本书。拿出我的任?#38382;?#25105;都不激动,唯一拿出我二十年前当记者时候写的书我就会很高兴、很激动,因为一万个人当中终于有一个人知道我昨天是干什么的了。

我看到易中天一夜成就大名的时候就为他捏了把汗。因为我是过来人。我曾经一?#22815;?#24471;大名,后来我消化这个大名用?#23435;?#20845;年。当一个人一夜成名,这时候其实是骑虎难下的,他有点超前透支了。就看你能不能成为恒星了。

所有的人恭维你的同时也会对你寄予更高的、甚至是神话般的期望。也有人会攻击?#24726;?#26080;形之中你增加了很多对手,恨不得把你打死。很多人是一夜成了大名。如果他能够消化得?#21496;?#26159;个?#20197;?#20799;。

碧桂园最红的时候,名利巨大,?#34935;?#32773;蜂起,我自然成了拦路石。一些人要打倒王志纲,有人甚?#20102;?#25105;?#21592;?#26690;园是贪天之功,好像都是他们做的,我只是拣了便宜一样。这些被炒作多了,就逼着我进行星河湾之战,告诉健忘者和被误者。

想到钱我脸就红,嘴巴都说不出话来。你不知道,我是从来不谈钱的,就是你看着办,都是这样。到现在我还有这个毛病。但是我有一个办法,就是派手下去?#27010;小?#20182;们就说:王?#40092;?#20174;来不谈价的,我们来谈,就是这么分工。这一关我还没迈过去。

一个商人向往成为文人是个好事。

做地产的人是脚踩着祖国的大地,背负着民族的希望,更多的是社会大学,更多的是和制度打交道的能力,长袖善舞,需要更多的是社会阅历,逢山开道、遇水搭桥。你说的那三个做互联网的巨头反而像?#24616;?#23156;儿一样,更多可能是在一个相对单纯的环境里面做事情。这是他们最大的不同。

这个时代正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。如果讲他们当中有个承上启下的人,那就是马云。这个人真别小看,牛头马面,虽然他形象?#24544;歟?#20294;是不可小觑。这有点像人类社会从冷兵器时代到了?#32570;?#22120;时代,前面那些做地产的是冷兵器时代的高手,个个身怀绝技。然后突然冒出一批洋枪?#21360;?#20320;武功再高,也奈何不了大炮子弹?#26705;?#20182;们完全是两种企业家。新一代的企业家动不动就买飞机买游艇,你?#36947;?#19968;代的怎么会想去玩这些东西?

它是一个风水轮流转的问题。不是玄学,是我们阐释它的时候叫它玄学。其实它是有规律的。比如全球化,风水轮流转到中国的时候,中国的很多东西都变成了优?#24726;?#21253;括我们讲的人口红利、后发?#25856;疲?#21253;括人民改变命运的冲动,所谓的聪明勤奋勇敢这些东西。

但是也把人的另一面?#21483;?#20102;。从董仲舒的罢黜百家到朱熹的存天理灭人欲,中国几千年来都是只求?#21592;?#19981;求?#38498;?#30340;水平。因为中国这个国家没有殖民主义的条件,所以就形成了这样一种传?#22330;?#20294;是在这三十年来,邓小平把中国?#24605;?#21315;年压抑的妖魔放出来了,就是贪欲。由于贪欲,中国迅速地发展到今天,但是贪欲所造成的后果也越来越?#29616;?#20102;。这个平衡点要怎么?#36965;?#20174;大历史来看我还是持乐观的态度,?#26377;?#21382;史就很难?#36947;?#35266;不乐观了。

中国这个国家不能用零和游戏的角度?#27492;担?/span>还是不是。它有前提条件,你把前提条件设定好了才能谈这个话题。这个东西不是玄学,也不是诡辩。谈问题不能说简单的不是,而是要一分为三。我经常找到的答案都是在不是之间。

现在这个时代人们都追求短线,这是最大的问题。要问我人生最大的经验,真的就是?#20498;险?#23398;。我遇到过很多聪明人,跑得特别快,就像飙车一样,结果跑得距离最短。因为他在方向未明时就开跑,定是在断头公里?#31232;?#25105;是很笨的,为什么走得远,因为重视目标,所以基本上没走弯路。(撰文:李翔 / 编辑:马李灵珊 / 摄影:吕海强)


双色球历史记录2017